翻页   夜间
传奇小说网 > 溺宠一等狂妃 > 第442章 番外之冷幻儿
    
    幻国,牡丹殿。

    清风抱着昏睡过去的冷幻儿,一张阴沉的俊脸因为太过担心,而变的泛白。

    “幻儿,醒醒,快醒醒啊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叶婉欣冷子寒和朗月纷纷从门外赶来,看着清风怀里抱着的幻儿,慌忙围了上去,冷子寒伸手从清风怀里接过幻儿,抓起幻儿一只细细弱弱的小手,便一脸认真的把起脉来。

    “幻儿……”

    叶婉欣跪趴在冷子寒抱着的幻儿身前,哭的惨兮兮,生怕自己的女儿会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都是娘亲不好,娘亲没有看好你们三个,幻儿,你快睁开眼看看娘亲!”

    清风朗月纷纷跪在叶婉欣身后的两侧,看着冷子寒抱着冷幻儿把脉的场景,更是担心的不行,要知道,这八年来,若不是这三个小鬼头的陪伴和吵闹,他们两个甚至不知道是怎么熬过这八年来的漫漫长夜的!

    “欣儿,别担心,幻儿没事,只是受了些惊吓,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冷子寒握着幻儿的一只手腕,看向叶婉欣带了安抚的语气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清风朗月闻言,一颗悬着的心瞬间也放下了,冷子寒冲清风朗月示意,让他们两个先把幻儿抱走,自己好像有话要对叶婉欣说。

    清风朗月和冷子寒待得久了,自然也就一眼会意他的意思,慌忙抱着幻儿,跑去雅殿,一刻都不敢再放松的盯着沉睡中的小幻儿醒来。

    空旷的牡丹殿,只剩下了冷子寒和叶婉欣,叶婉欣半跪在大殿中央,哭的很是伤心和自责,冷子寒起身,缓步走到叶婉欣身边,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张精致的脸蛋,带了抚慰的语气说着,“他们三个顽皮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欣儿你不必自责,现在幻儿找回来了,等她醒来,我们不就知道夜儿和海儿的下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子寒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我连我们的孩子都照看不好,我是不是很没有用?”

    “傻瓜!”冷子寒将眼前很是脆弱的叶婉欣,紧紧的拥在怀里,“现在不是你要去自责的时候,好好休息一会儿,待会可能要耗费很多灵力,才能帮助幻儿去追寻夜儿和海儿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叶婉欣伏在冷子寒的怀里,重重的点头,“那我们现在就去守着幻儿,早点等她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时辰以后。

    “夜儿,海儿……”

    冷子寒和叶婉欣一前一后的坐在幻儿身边,身后,清风和朗月就站在不到一步之遥的距离,皆是满满的担忧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幻儿,你快醒醒,我是爹爹?”

    幻儿细长的睫毛泛着泪水,微微的翕动两下,然后才极不情愿的从梦境中清醒过来,睁开眼,满眼都是自己最最亲密的人,一颗激动和害怕的小心脏,这才有了安全的感觉,起身,紧紧的抱着冷子寒的脖子,一张天使般的精致小脸,哭的稀里哗啦,“爹爹……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冷子寒轻怕着幻儿稚嫩的后背,轻声安抚着说着,“幻儿不哭,幻儿不怕,爹爹在,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,幻儿错了,幻儿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“爹爹不怪你,娘亲也不会怪你,不过,你要把你们三个小鬼头发生的事情,告诉爹爹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幻儿从冷子寒肩膀上爬起,泪眼朦胧的看了眼前的四个人一圈儿,呆萌的表情,让人看着份外心疼,把叶婉欣原本想要责备她几句的话语,完全给堵在了嗓子里,算了,既然孩子回来了,自己就不要再继续说什么责备她的话了,看了经过这一次,幻儿应该也长了不少记性,看她现在这副担心害怕的样子,以后也不会再敢胡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还是打探夜儿和海儿的下落要紧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娘亲也不怪你,你快告诉我们,夜儿和海儿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叶婉欣凑上前来,也带了一脸安抚的表情,低声细语的说着。

    幻儿看叶婉欣真的没有要责备自己的意思,这才完全放了心,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留下的泪水和鼻水,大大的栗色瞳仁,看向清风和朗月,清风朗月冲冷幻儿暖暖一笑,这孩子瞬间也什么都不担心了,一脸认真的叙述着三个人去往冷山上面,坐着五彩祥云飞行的经历,然后就把自己、夜儿还有海儿三个人渐渐从高空坠落的事情,讲述给了他们四个人听。

    幻儿不说还好,一说,当真把他们四个吓得目瞪口呆、心惊肉跳,那么高的距离,幻儿是被清风安全的找到了,可夜儿和海儿呢?

    “幻儿,你怎么能这么大胆,娘亲和爹爹研习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敢去尝试,你竟然就拉着夜儿和海儿去冷山上面玩?”

    “哇哇……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幻儿不哭!”冷子寒一把将幻儿抱进怀里,带了几分不悦的表情冲叶婉欣说着,“欣儿,现在不是我们要去责备孩子的时候,而是孩子遇到了危险,我们要一起设法找寻孩子的下落!”

    叶婉欣闻言,稍愣了一下,瞬间被冷子寒的话惊醒,慌忙凑到他们父女二人身边,轻抚着幻儿稚嫩的后背说着,“对对对,幻儿不哭,娘亲错了,娘亲说好不怪你的,我们现在就一起努力,寻找夜儿和海儿的下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幻儿伏在冷子寒的怀里,一脸怯懦的冲叶婉欣点着头,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,一副很是自责和害怕的表情,让人看了分外心疼。

    清风朗月看着冷子寒怀里的幻儿,也是更加的心疼。

    雅殿之中。

    叶婉欣、冷子寒、清风和朗月四人盘膝而坐,将小幻儿围坐中间,冷子寒一边运作功力,一边冲幻儿柔声说着,“幻儿,你是幻国的尊储,能有呼唤夜儿和海儿心灵相通的灵力,只是你现在还小,无法运功,爹爹娘亲还有父左父右,一起助你打通此灵力,用你的灵力去找寻夜儿和海儿下落,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幻儿小小的身子盘坐中间,也学着他们四个人的样子,努力的运作自己体内的功力,重重的点头说着,“爹爹,我可以的!”

    听到幻儿的回应,四个人皆是一阵儿欣慰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四个人用了几天的时间,才彻底将幻儿隐藏在体内的通灵术打开,幻儿虽然身体一直在有灼烧的感觉,但为了能找到夜儿和海儿,一直咬牙坚持,什么也不说,只是努力的吸收着四个人源源不断输送进来的灵力。

    终于,再她冲过最痛苦的一段煎熬之后,瞬间身心一阵儿轻松,循着一个光团,快速朝那个光团飞去。

    待幻儿落地之时,这儿高大的建筑物在黑夜中变得突兀,眼前,却是一道紧闭着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幻儿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是爹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扇门!”幻儿站在那扇门前,正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走进去,说不定夜儿就在里面!”

    幻儿很是听话的走了进去,只是,并没有用手推门,自己就已经隔着关闭的门窗走了进去,幻儿虽然奇怪,但想着自己的使命,是来找夜儿,也不敢想太多,继续往空档而又宽阔的大殿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幻儿,能看出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幻儿一边走,一边隔着幽暗的光线不停的巡视起来,“有十二根龙形柱子,有一个造型很精美的方台,方台上面还有一张很大很大的龙椅……”

    “乾坤殿?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幻儿这才看到龙椅之上的三个字,“爹爹,不是乾坤殿,是光明殿?”

    “夜无欢?”叶婉欣闻听到幻儿的说话,带了很是惊讶的语气说着,“宝贝,你继续往偏殿里面走,看看是不是有一张大床?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幻儿很听话的往偏殿方向走去,一张宽大的木床上面,躺了一个样貌很是俊美的年轻男子,紧接着,就是他怀里正睡熟着的夜儿。

    “爹爹,娘亲,我找到夜儿了!”

    冷子寒和叶婉欣还有清风朗月四个,皆是一脸的欣慰,“很好,宝贝,你先把夜儿叫醒!”

    幻儿一股脑的爬上了那张大床,拉着夜儿不停地喊着,“夜儿,你快醒醒,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夜儿睡的正香,忽然听到好像是幻儿的声音,慌忙从梦境中醒来,一看眼前,真的是幻儿,看她没事,心里也才安慰许多,伸手将幻儿紧紧的抱在怀里,很是高兴的说着,“幻儿,你没事,真好,看见你真好!”

    幻儿被他抱得快要断气了,伸手将夜儿推开,带了一脸不耐烦的语气说着,“你还说,因为你们两个,我都要被娘亲给骂死了,走,快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幻儿知道自己时间有限,拉着夜儿就赶紧走。

    “幻儿,我……”夜儿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夏侯长乐,却是一脸的不舍和留恋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难道不想回到我们的国度里去了吗?”

    幻儿带了几分质疑的语气反问着,想着不过来这儿几天的光景,他竟然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夜儿摆手解释道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来到这儿才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幻儿一脸不耐烦的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只是一个凡人,我的寿命或许还不到百岁,和你还有海儿在一起,我一直感觉到有压力,你们学什么灵力都能学会,而我就不可以,而且你们都要活那么久,而我老了以后,就可能不在了,你们一定会很伤心,而这儿,全都是和我一样的人,我可以跟他们一起老去,一起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夜儿,你难道不想要爹爹和娘亲了吗?”

    叶婉欣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,忍不住落下心痛的泪水,插话追问向夜儿。

    夜儿瞬间惊醒,原来,爹爹和娘亲一直追逐着幻儿,到了这儿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冷子寒对于幻儿和夜儿的对话,也听的清清楚楚,只是,一直不舍得去打断夜儿对于幻儿的一番真情对白,夜儿的这种想法,自己又何尝没有过,“夜儿,爹爹和娘亲会一直守在你身边,如若你哪天不开心了,随时都可以去东灵山上呼喊幻儿的名字,我们就会把你接回来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子寒?”

    “爹爹?”

    冷子寒微闭上眼眸,强忍着心头的不忍,冲幻儿说着,“幻儿,闭上眼睛,转移另一个心灵通道!”

    幻儿闭上眼睛,眼前又是一个强大的光晕,循着那个光源,幻儿飞身过去,再落定,已经站在了东海龙宫李梅儿落住的房间门前。

    不等幻儿走进去,海儿就已经从房门外一脸镇定的快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海儿?”

    幻儿看海儿从房门里走出来,看到他确实分外激动不已,倏的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冷海儿,这个冷冰块,从来对于人没有多少温度,自己好容易找到他,他就不能表现的热情激动一点,自己都这么激动的难以自控了。

    冷海儿双手有些僵硬的抱着冷幻儿,虽然表现不出来多少内心的激动,但心里还是很欣慰的,至少担心了那么久的幻儿,看到他没事,自己心里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夜儿呢,你有没有找到他?”

    冷幻儿从那个小冰山上起来,依然是难言的兴奋,“夜儿很好,他在夜叔叔那儿,对了,你怎么会落在东海里?”

    “夜儿在凌雪国?”

    幻儿很是认真的点头应着,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,这一切都是天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天意?”

    “夜儿之所以坠落在人间,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人,而我会坠落在东海,是因为我本身是一条龙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!”

    “因为娘亲和爹爹身体里流淌着的是三种人的血,一种是人类,一种是水族,还有一种是娘亲身上的幻国人的血,所以,我们三个注定会有不同的命运!”

    我靠,这孩子也才只有八岁,怎么想的比自己一个大人还多,不愧是冷子寒这妖孽生出来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身体里流淌的是属于那一种人的血,你都是娘亲和爹爹的儿子,孩子,你现在还小,需要爹爹和娘亲的照顾,这些事情,都不是你需要考虑的懂吗?”

    “娘亲?”

    冷海儿闻听到叶婉欣的说着,慌忙回过神来,环看左右,这才知道,原来幻儿是用了隔空通灵的方式,过来搜寻自己的下落,那么,她在此停住的时间也是有限了。

    “幻儿,你快走吧,这样娘亲爹爹还有父左和父右耗损的灵力太大,会受伤的,我在这儿很好,还有奶奶陪着,你们不用担心的!”

    “奶奶?”

    叶婉欣闻言,知道海儿一直都是这三个孩子里面最懂事的一个,看来今天海儿是不会愿意跟幻儿走了,而且,对于自己的这个婆婆,叶婉欣的确是心里有愧的,如若海儿的出现,能让她心里得到些许的平复,那么,海儿跟着自己的奶奶,也未尝不可?

    “好了,幻儿,你先回来!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要好好保重自己,海儿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!”

    叶婉欣收回灵力,冷子寒、清风朗月也跟着先后收回灵力,幻儿因为心力耗损太重,又要好好休息,清风抱幻儿放在床上,叶婉欣起身,似有几分心事的往门外走去,冷子寒慌忙跟上前去,站在幻国目测天际台的流行河前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冷子寒与她并肩而立,表情几乎是一样的望着天际台,良久,才静静地说着,“欣儿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叶婉欣侧眸,静静地看着冷子寒,那张俊美迷离的脸庞,知道他心里和自己一样的担心,一样的不舍,却又不得不为此而做出妥协。

    缓步走到冷子寒身后,紧紧的抱着他高大而又英挺的后背,“就像海儿所说,幻儿接手幻国也是迟早的事情,有了幻儿,还有清风朗月,要我这个形同虚设的幻国女王,也是可有可无,不如我退位,好吗?”

    冷子寒望着遥远的天际,心里和叶婉欣一样,放不下在人间和东海的两个个孩子,可眼前叶婉欣的身份,根本不允许她走出幻国一步,如若她成了幻国的太上女尊,那结果就大大的不同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不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,只是,幻儿还那么小,自己又怎么忍心?

    “如果,幻儿愿意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身后,幻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,站在冷子寒和叶婉欣相拥的身后,一脸认真的说着。

    叶婉欣和冷子寒慌忙彼此分开,转身看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幻儿,却是满脸的心疼和惊疑。

    幻儿身后的不远处,清风和朗月正表情淡然的站在不远的位置,时刻注视着幻儿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爹爹,娘亲,祸是幻儿闯出来的,幻儿愿意承担一切的后果,而且,父左和父右一直教导幻儿要将成为幻国女尊为己任,所以,幻儿是早晚要承接幻国女尊之位的,早一天晚一天,又有何分别?”

    幻儿一张精美而又甜美的小脸说的无比认真,搞的叶婉欣和冷子寒看向她的眼神,都忍不住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最后,双双抱住眼前的爱女,良久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,幻儿的风尊大礼落幕。

    叶婉欣和冷子寒站在天际台,幻儿则和清风朗月站在她们二人的对面,笑的一脸纯真,“爹爹娘亲,你们见到夜儿和海儿,一定要记得告诉他们,幻儿很想他们,很想很想……”

    叶婉欣和冷子寒相视一笑,感觉孩子的世界,永远都是这样单纯,俯下身子,又抱了幻儿一会儿,这才看向清风朗月,却是满满的欣慰,“幻儿就暂时交给你们两个照顾,我和子寒会尽快赶回了的!”

    清风朗月看向叶婉欣,眼神交流,示意叶婉欣大可放心。

    “太尊放心,清风朗月一定会照看好小女尊的!”

    “爹爹娘亲保重!”

    目送冷子寒和叶婉欣飞离出天际台,幻儿挥舞着小手,冲他们二人很是懂事的道别。

    看着好像一夜就长大了的幻儿,叶婉欣和冷子寒却是感到无比的欣慰。

    “子寒,我有了一个新的决定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叶婉欣紧紧挽住冷子寒的臂弯,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,“我们先去凌雪国看望夜儿还有夜无欢,然后去东海探望母妃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再去雪上之巅陪岳父大人住上一段时间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不过不全是!”叶婉欣一副很是俏皮的表情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人间,给你生个孩子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冷子寒侧过脸看着身边一脸认真的叶婉欣,带了调侃的语气说着,“很疼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你,再疼我也不怕!”

    叶婉欣说的一脸坦然,好像完全决定好了一般。

    冷子寒伸手,爱抚着她那颗很是奇怪的小脑袋,却是满脸的爱恋,傻瓜,她或许永远不懂,她疼的时候,自己总是会比她更疼百倍、千倍!

    (全文完)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