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传奇小说网 > 纨绔皇太子 > 第629章 最后的倔强
    

  “不!我不会让你有事!”

  离洛咬牙切齿,泪水横流,她从未有过如此心慌意乱的时刻。

  死死将楚墨搂紧自己怀里,随后离洛撩起自己的胳膊,在她那纤细的胳膊上,有一枚桃花印记,鲜艳无比。

  “姐,你干什么!”

  身后,那离晴看到这一幕,猛然间惊呼出来,她是疯了吗?

  没有理会离晴,离洛直接割破那桃花印记,将血滴入楚墨的嘴里,带着几分顽强与倔强,离洛脸上浮现出淡淡笑容,轻柔道:

  “你生而为王,天下浮屠,不应该就这么轻易死去。至少,我离洛,第一个不答应。”

  那血,很腥,但又带着无限生机,涌入楚墨的体内,闻着离洛身上那淡淡的幽香,楚墨很享受这般感觉,很久很久,他都没有这么舒服躺在别人怀里了。

  “割破宫砂花,她这一辈子,是认准了这个少年?可这少年……”

  “虽然不知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,但离洛姑娘的这番做法,实在是令人捉摸不透,为一个死人割破宫砂,值得吗?”

  “为所爱之人割破宫砂,自然是值得的,不过,这离洛姑娘,可惜了。”

  旁边百姓议论纷纷,对于宫砂桃花,乃是一个女子的清白象征,为夫而生,荣辱同在。

  而离家的宫砂,不同平常人,据说离家祖上乃是药理天才,但最终陷入爱河,无法自拔,后来为了不让后辈步入他的后尘,所以她给后辈每个女子都设了一道宫砂桃花,遇到真爱时,可牺牲自己,成全他人。

  离洛这般做法,无疑是将自己的命与楚墨绑在一起。

  他死,她不苟活!他活,她也死!

  “离洛,你胆敢为他破了宫砂,我让你们离家寝食难安!”

  李文沛死死盯着这一幕,厉吼出来。

  离洛并未理会李文沛,而是将那洁白如玉的胳膊伸到楚墨面前,让楚墨吸允她的血,片刻之后,楚墨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离洛则是满头大汗。

  很明显,这招并未起效果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

  离洛不可置信,又准备将放血的时候,楚墨睁开眼睛,虚弱的摇头,阻止道:

  “别白费力气了,孤的身子,孤知道,扶孤起来。”

  当楚墨吸允离洛那鲜血时,便知道了离洛想要做什么,虽说这宫砂桃花有以命换命之效,但毕竟这邪族禁毒,连佛祖跟世间大能都束手无策的禁毒,又岂是这般好解。

  离洛倔强地还想继续将胳膊伸到楚墨嘴前,但却被楚墨一把拉住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,轻声道:

  “刚才他那几拳,算是把孤打醒了。”

  身旁的离洛连忙上前,将楚墨搀扶起来,用那袖口帮楚墨擦拭着嘴角的鲜血,近距离盯着楚墨那一袭长发,离洛心酸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能否,带孤在幽州城转转?又或者,去离家走走?孤没想到,你离洛,堂堂暗影第一杀手,竟然出生在幽州。”

  “好!”

  离洛没有多言,而是双手将楚墨搀扶着,朝着那石桥上走去,这一刻,两人站在一起,犹如神仙眷侣,惹人羡煞。

  可就当离洛跟楚墨没走两步时,身后,那李文沛不依不饶地继续威胁道:

  “站住,我让你们走了吗?爹!爹!请爹为孩儿做主,让离洛嫁给我!”

  那刺史走回来摸了摸那八字胡须,瞥了眼离洛跟楚墨,淡笑道:“放心,此事,爹为你做主。”

  幽声一叹,楚墨微微摇头,他如今已是残躯之身,不想再管这些俗事,更不想参与楚国朝政,他只想隐姓埋名,在这幽州度过最后几日时间,可这幽州刺史,为何偏要如此不知好歹?

  “幽州刺史,便是这般纵容自己儿子胡作非为吗?”

  楚墨声音极为平淡,一股凉风迎面扑来,楚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他体内的禁毒已经开始朝着心脏蔓延,恐怕,他连明晚都渡不过去了。

  “给我闭上嘴巴!你算什么东西?教我爹做事?刚才那几拳,没给你长记性吗?”

  李文沛上前,挡在楚墨跟离洛的面前,十分强横!

  望着李文沛的那做派,楚墨目光极为淡然,不缓不慢道:

  “留着也是一方恶霸,危害百姓,杀了吧。杀一儆百,剩下的,就老实了。”

  嘶!

  周围百姓目光纷纷一抖,这少年,在疯言疯语说些什么?

  “杀我?啊哈哈……笑话,这幽州城,谁敢杀我?嗯?谁!谁敢?……”

  李文沛那嚣张的话音未落,但见离洛左脚一跺,从地面上飞出一块石子,直接将李文沛的心脏给洞穿,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轰!

  什么?

  离洛竟然当众将李文沛杀了?当着他爹刺史的面,杀了李文沛?

  所有人的瞳孔深深一颤,这一幕,太过梦幻!

  直到李文沛的身体僵硬的朝后倒下时,他们才知道,李文沛是真的死了。

  这幽州的天,要变了!

  离晴看到这一幕时,也是傻了眼,连忙挣脱开几名大汉,冲着离洛跟楚墨大声喊道:“姐姐,你们快跑。”

  在幽州,杀了李文沛,等于捅破了天!

  那刺史显然还没回过身来,他的目光怔怔的望着李文沛的尸体,有些不可置信,前一秒生龙活虎的儿子,现在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!

  “给我拿下,统统拿下!”

  刺史满腔怒火,冲着离洛跟楚墨厉吼出来,在他身后,数名官兵纷纷上前,将楚墨跟离洛团团围住。

  “姐姐,你们快跑啊,我在这里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。”

  离晴见状,连忙跑到离洛面前,招呼着离洛赶紧跑,杀了李文沛,这罪,离洛担不起。

  “为何要跑?”

  楚墨平静地盯着面前的离晴,反问道。

  这句话,让离晴傻了眼,这少年,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?

 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让离洛杀了谁吗?

  都说陷入爱情的女人最无脑,为何这男人,也是这般无脑?

  “为何要跑?你知道不知道,我姐姐刚才替你杀了刺史的儿子!你知道不知道,这是要杀头的!不跑,站在这等被抓吗?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