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传奇小说网 > 分支线 > 第24章 我的夫婿应在顶楼
    西瓜是水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chuanqitxt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    赵长安来到工地上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近5点。

    整个大工地,四栋在建小高层,以及沿着府河南岸建造的联排别墅群,正建设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机器的嘶吼,哨子的响声,运载车辆水泥罐车的轰鸣。

    赵长安把自行车停在1号楼厨房门口,芳英兰正在烧火,母亲正在里面拿着菜刀,‘噼噼啪啪’的剁菜。

    他朝着牛蒙恩的办公室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门锁着,窗户紧闭,在这个时节说明里面肯定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妈,啥事儿?”

    赵长安走厨房。

    “我滴这个祖宗你吃顿饭怎么吃这么久,可算是过来了!你喝酒了?这个莫彤彤一如既往的晕,尽惯着你们!”

    张学龙是山城制药厂的采购经理,大宗药品进行远程货运的时候,就得用木箱一箱箱的装订,防止挤压损坏。

    因为总打交道,两家之前就认识,张丽珊当然知道这个药厂一枝花的娇憨和迷糊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,我还得回去给你们做饭哩。”

    赵长安打断了母亲的唠叨。

    “黄工长说工头请你吃饭,”张丽珊被儿子提醒,才回到主题,诧异而不解的望着赵长安,“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啥意思,还问你啥事儿?”

    赵长安跟他妈妈玩起了绕口令。

    “长安哥,牛总夫人好漂亮,我以前在电视上面看到过,她比电视上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芳英兰比赵长安小一岁,初中辍学以后就一直在家里务农,这次牛蒙恩建‘状元府’,把她家的房子和地都占了,赔了一套房子一间门面房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牛总夫人要见我?”

    赵长安有些意外的看着芳英兰,这个一天到晚甩着一根大辫子的土妞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市高的墙塌了,单彩前些天总翻墙。”

    芳英兰抿着小嘴儿,看着赵长安微微一笑,点透不说透。

    作为市高地面的土地蛇。

    市高食堂寝管绿化,很多员工都是夹河村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消息当然要远比这个工地上绝大多数都是省城那边的工人,要灵活和准确的多。

    “小嘴儿够紧,请继续保持。”

    赵长安朝着芳英兰灿烂的笑着,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父母还以为是市高后院围墙自个倒塌的,所以那天中午他才能通过倒塌的围墙到工地吃饭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俩知道实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一脚跺倒了市高的后院北院墙!”

    只是这么想想,赵长安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都四十二三岁的灵魂了,说夸张点,心理年龄比他老子赵书彬一样大,比他母亲张丽珊还大四五岁。

    被他妈拿着扫帚一顿海扁,

    可就不是一般的屈辱和难熬啊!

    “你个混球怎么说话呢,赶紧回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,要换的衣服鞋子我都给你放好了,阅江阁,六点前你必须先到!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儿,公然调戏人家小姑娘,张丽珊就直头疼。

    也顾不得深究什么‘啥意思’了。

    只想赶紧撵这个混小子滚蛋:“你江姨说了,末末这个周末商场有事情,正好推到下下周的大星期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桃花江右,南山山麓。

    夏末末和七八个下午没班的同事们,在江边玩水嬉戏。

    这一段江边,被这家酒店的老板圈了起来,水边种满了桃树梨树杏树枣树柿子树,辅以映山红兰草格桑花——

    开得美丽绚烂。

    “末末,我看曹组长似乎对你有意思,你咋不太搭理他?”

    夏末末身边搁着录音机,一个人坐在江边的一株老河柳树荫下,独自钓鱼听歌。

    她的小姐妹米思彤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家里开了一家早点店,生意好得很,可挣钱呢!老街西角的那三层小楼就是他家自己盖的,98人长得还算小帅,又是正儿八经的大专生,条件真不错。

    你要想好,华兰,邓丽丽,可一直在追他,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。

    你咋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米米,你就这么看不起咱们自己,咱们才十八岁,就急着找家里开小吃店的正儿八经的大专生?”

    夏末末一句话,把米思彤噎得半天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好久才说道:“末末,你看小说看晕了么?现实点吧,像曹博华这样不吸烟喝酒赌博,家里有钱长得还行脾气也不错,过几年说不定就是咱们商场的小领导了,对咱们来说就是一个金龟婿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今天为啥愿意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我爸妈以前的一个同事,我认识的一个男孩子,今年要高考,当然,成绩肯定差得很。”

    夏末末苦恼的说道:“我妈居然异想天开,认为我一直暗恋着他!呵呵,真让我无语!”

    “他家很有钱么?”

    米思彤一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父母在工地上面当小工,做厨子,年底还向我家借了两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这么评价赵书彬和张丽珊,虽然说得都是实情,但是夏末末心里面还是有些小惭愧。

    连忙补充到:“不过他父母人很好,以前在单位也不错,父亲是个领导,后来下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!我爸妈还是柴油机厂的工程师呢,现在不照样在家里蒸包子蹬三轮卖。”

    米思彤一脸的不以为意: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关键是现在有没有钱,挣不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伯在下面乡里是个小领导,我妈想着那个家伙考上咱们市里的农专,毕业后想法分到农村,——我真不知道他们大人们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夏末末说到这里,也没心情钓鱼了,用小手拍着光洁白皙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哥就是听他爸的话,在乡里趴了五年,去年才去南边打工,写信回来说自己后悔死了,白白浪费了五年!

    我大伯家比我家还穷,

    那家伙也许二十年后,能混到我大伯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可不照样是穷?

    买个电视机,都得借钱!

    呵呵,为啥我不搭理曹博华?难道我的档次在你们的眼里,就应该和乡里的办事员,家里有一个小吃店的大专生谈恋爱?这就是我的层次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妹儿,让说实话不?”

    米思彤这一句话,就表明了她的认为:“别气哈,姐妹儿,我不也一样,甚至还不如你。王我没你漂亮,没上过商专,我爸妈挣的钱也没你爸妈挣得多。”

    然后,米思彤心疼的搂着自己小姐妹的肩膀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心疼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轻轻叹气:“那些千万富翁的公子,好大学的才子,好单位的帅哥,我就问你,上了快一年的班,你遇到过一个正眼看你的?

    和咱们搭腔,纠缠的,都是一些小痞子,想吃软饭的,开个理发店小餐馆影碟店的,——不都是这样的人么?

    不管咱们怎么不认,可这就是他们眼里咱们的层次!

    所以我说曹博华真的不错,包括你爸妈说的那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在波光粼粼的江水中,桃花江对岸的阅江楼,耸立在一大片的绿色园林之中。

    金色的琉璃瓦,在霞光里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夏末末和米思彤相拥在一起,这对十八岁青春如同花儿绽放的小姐妹。

    却觉得身体和心,

    都很冷!

    望着那团金色,心里面才能暖和一点。

    “可至少我的男朋友,至少能站在阅江楼的顶楼,带我吃一顿大餐吧!”

    夏末末虽然知道自己的小姐妹说的是实话,是为自己好。

    然而,心里终究不甘。

    但是,

    她也知道,自己终究得做出认命妥协的选择。

    即使没了这两个,像米思彤说得那样,以后说不定连这样的都‘没这店了’!

    而在曹博华和早就没有了一点的感觉的赵长安之间,

    她的选择,

    当然不是自甘堕落,一无是处的赵长安!

    “想看看谁在那儿吃饭么,我先给你采采风。”

    米思彤笑嘻嘻的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军制望远镜:“这可是我爸的珍宝!”

    举着望远镜,朝阅江楼的顶楼望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米思彤一声惊呼:“末末你快看,还真有一个帅哥!”

    听到帅哥两字。

    再加上夏末末也对这个去年才开业,据说每天只招待一桌,不算烟酒最低消费必须满三千的顶楼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从米思彤手里接过望远镜。

    随即定位了阅江楼的顶楼回廊,捕捉到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很年轻,面向桃花江,正在吸烟。

    夏末末的身体微微一震,

    用镜头死死的盯着那个脸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,不敢相信的惊呼一声:“赵长安!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